<ins id='6jjyl'></ins>
<dl id='6jjyl'></dl>

<span id='6jjyl'></span>

<code id='6jjyl'><strong id='6jjyl'></strong></code>
<acronym id='6jjyl'><em id='6jjyl'></em><td id='6jjyl'><div id='6jjyl'></div></td></acronym><address id='6jjyl'><big id='6jjyl'><big id='6jjyl'></big><legend id='6jjyl'></legend></big></address>
<i id='6jjyl'></i>
  • <tr id='6jjyl'><strong id='6jjyl'></strong><small id='6jjyl'></small><button id='6jjyl'></button><li id='6jjyl'><noscript id='6jjyl'><big id='6jjyl'></big><dt id='6jjyl'></dt></noscript></li></tr><ol id='6jjyl'><table id='6jjyl'><blockquote id='6jjyl'><tbody id='6jjyl'></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jjyl'></u><kbd id='6jjyl'><kbd id='6jjyl'></kbd></kbd>

      1. <fieldset id='6jjyl'></fieldset>

            <i id='6jjyl'><div id='6jjyl'><ins id='6jjyl'></ins></div></i>
          1. 專訪《築夢情緣》總制片人高琛:從故事出發,並不排斥偶像劇標

            • 时间:
            • 浏览:11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文 | 肖曉
            一部劇你還沒看完的時候,怎麼能評價它是不是好看呢,就像一桌飯還沒吃完,就說廚師做的飯不好吃,一本小說還沒讀完,就說作者水平有限。相比影視市場熱逐的黃金前三集定律,高琛是堅信好飯不怕晚的。
            高琛,《築夢情緣》總制片人。見到他的時候,該劇已經在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播出瞭一周,雖不能說戰績平平,但距離大眾預期的爆款仍有一定距離。從講故事的角度來看,一定是循序漸進、娓娓道來的。劇情還沒真正進入到爆發的時候,肯定沒辦法和IP劇進行對比的。

            如今來看,時隔兩周,高琛的觀點正在被驗證。隨著沈其南入獄出獄化身丹尼爾沈開始搞事業、傅函君私奔生病幾番周折後強勢變身霸道女總裁,《築夢情緣》也走出瞭一條上升曲線:CSM55城收視率持續破1,結婚沒房沒車沒床等話題登頂微博熱搜,全網熱度穩步上升。
            事實上,作為楊冪影視版圖中少見的年代題材、她和霍建華三度攜手終成有情人的大作,再加上建築題材在影視呈現上的新鮮感,《築夢情緣》關註度居高不下,如今答卷交上,高琛也為我們揭開瞭幕後故事的冰山一角。而長達一小時的交流裡,他強調最多的仍然是,希望大傢看下去。
            一切從故事本身出發
            故事好看,夠吸引我。這個戲的張力比較大,而且它的世界、人物發展以及故事的起承轉合都很好看。在都市、古裝題材中摸爬滾打許久,高琛不僅為市場貢獻瞭《親愛的翻譯官》、《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等多部大作,也讓自己成為口碑和收視保障,而此次轉身年代題材,他坦言被《築夢情緣》的故事所吸引。
            那是離我們最近的一段歷史,這個戲是一個民國眾生相,它不僅僅是兩三個人的奮鬥史,而且是在我看來很真實的一個年代,不同階級不同層面的人生,他們的生活、奮鬥和追求,還有那個特定時代裡的掙紮,我覺得很有意思。

            在《築夢情緣》中,呈現瞭這樣一幅民國眾生相和奮鬥圖鑒:沈其南背負傢仇卻能保持善良,並上演瞭小人物的逆襲記;傅函君本真、對愛情的執著、對中西方文化的看法,都讓她成為當下新女性的代表;除此之外,厲東背負父親死亡的真相臥薪嘗膽、曹俊代表的最底層小人物的掙紮等,都分外動人。
            夾雜在官場和商場傾軋中反面人物也非常鮮活。以杜萬鷹為例,官場汲汲營營多年,不惜和傅建成形成官商聯盟,和吳力偉田石秋組合掀起一次次較量;生活中,他對兒子杜少乾的棍棒底下出孝子、強勢安排其人生的教育,都讓這個人物為瞭達到目標不惜一切代價的性格、以及偏執霸道的一面凸顯。

            隻是問題也隨之而來。年代題材噴湧而至,是熒屏大趨勢,不少人瞄準瞭那個風雨飄搖的動蕩年代下分外動人的人物命運與情感糾葛,隻是從市場呈現來看卻不盡如人意,如何駕馭年代劇的影視化仍然是一個嚴肅的問題。《築夢情緣》又能否走出藩籬呢?究竟年代劇怎麼拍才好看?
            好好拍,高琛給出的答案非常簡單粗暴。在他看來,大傢用著一樣的機器,取著一樣的景,所謂的場景、服化道,也都是去研究去尊重歷史的歷史上有所發展,那麼問題的根本和關鍵仍然在於如何解讀其中的故事和人物。

            一切從故事本身出發,是高琛在采訪中頻繁重復的一句話,也是《築夢情緣》影視化的關鍵。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開篇長達5集體量的小演員戲份,在觀眾習慣瞭直入主題、快餐式追劇後,霍建華、楊冪代表的成年人物長期缺席無疑在考驗觀眾的耐心,更在考驗劇集的品質。
            坦白地說,我們考慮過這個問題,隻是回到故事本身,它就是一個娓娓道來的故事。也考慮過用剪接的方式去進行彌補,但還是感覺會破壞掉故事整體的敘事狀態,所以還是決定試一下。高琛坦言曾經的糾結和想法,但強調這並不是冒險。所幸,投註市場觀眾的反饋也讓他驚喜。
            大傢把偶像劇和偶像太片面化瞭
            大傢把偶像和偶像劇太片面化瞭,在我們看來這隻是一種劇集類型,任何一個劇,都是需要故事性在裡面的,都是需要起承轉合、需要矛盾沖突在裡面的。歸根到底還是要看故事。
            霍建華、楊冪的加盟,是《築夢情緣》投註市場備受關註的重要原因,但是加註在一線流量演員身上的兩極化評價,也正在跨越演員作用於劇集本身。開播後的一段時間內,《築夢情緣》都未能擺脫瑪麗蘇外衣、偶像劇的標簽,談及此,高琛堅信自己的想法故事為本。
            不過面對偶像劇的標簽,他仍然以四連問給出瞭自己的態度:你覺得什麼算偶像劇,什麼不算偶像劇?偶像劇有什麼不好?我們這部劇既有故事、又有內容,還有思想,難道它不好嗎?誰不願意看美麗的東西呢?某種程度來看,《築夢情緣》並不排斥這個標簽,甚至可以欣然接受。

            偶像有很多種解讀方式,它可以是明星式偶像,也可以是那個年代青年人的代表的偶像,可以從他們身上找到一些人生態度,高琛解釋道。在最風雨飄搖的年代裡,傅函君跳出瞭女性讀私塾、嫁人生子的人生軌跡,而是選擇瞭去讀書、去扛起傢庭、甚至去創業,是新女性的代表。
            頂流楊冪,作為該劇偶像化的源頭,自然也成為輿論焦點。演員一定會願意去接觸和挑戰不同類型的角色,就像我會選擇一個好劇本一樣,演員也會選擇一個好劇本,在楊冪的影視版圖裡,年代劇雖未缺席但也是她鮮少觸碰的題材,此次轉身瞄準的正是故事和人物本身:

            少年時期的傅函君傢境優渥,但大媽敵視;少女時期的她在階級分明、窮人如螻蟻的年代,敢愛敢恨、主張平等;面對愛人之死,她悲痛欲絕但也強勢崛起,開啟復仇之路;而未來,她還將如何面對和沈其南之間的傢仇、風雨飄搖時代下賦予人物的選擇取舍?
            這是一條完整的人物線,高琛指出,楊冪給瞭我想要的傅函君的樣子,我看到瞭她的認真、專業和付出。在最近播出的傅函君從輪椅上站起來、在董事會上秒殺大媽的劇情中,無論是眼神、動作還是氣質,楊冪將少女心態的轉變表現得淋漓盡致。

            這是一個眾生相的戲,群戲特別多,大傢會一起搭戲、找戲眼,互相傳遞正能量。表演是一個很需要互動的過程,包括霍建華楊冪在內,我們所有演員都是自己搭戲的。高琛透露著現場拍攝的小細節,在他看來,霍建華和楊冪既是偶像,也是非常專業的演員。
            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把角色和演員進行同質類比。演員會塑造不同的角色,這是演員的專業素養;角色賦予她的,是角色的靈魂。在市場習慣將演員和角色強烈綁定、並以此進行評論的時候,高琛表達瞭自己的思考。同時他指出,演員角色有哪些突破,應該交給觀眾去評說,唯期望市場能多給一些時間
            大傢還沒看到人物的成長就去評價,這對一個演員是不公平的。我們很有信心當這部戲播出到後面,再回過頭來看前面的這些狀態,你會覺得人物的狀態是對的,你能感受到所有人的變化的。
            拍戲是一個遇到困難、解決困難的過程
            《築夢情緣》的難,不僅難在年代題材的難把控、眾生相下的人物刻畫,還有聚焦建築業這個極少被影視劇所刻畫的行業所需要的專業呈現。隨著《築夢情緣》的熱播,該劇對建築的呈現也逐漸得到瞭市場的認可,不過談及這點,高琛並不掩飾最初的一點點擔心。
            講實話我們一開始在建築業的表達上還是會有一點點擔心的,但是現在也陸續看到一些建築行業的人認可瞭我們。有不放心肯定是真的,我們隻能盡可能去做到專業,高琛坦言。為瞭盡可能保證建築業呈現的專業性,該劇聘請瞭專業人士擔任建築顧問。
            我們聘請瞭同濟大學建築系博士生導師,一位60多歲的教授擔任建築顧問,幫我們把關專業術語、小細節等,高琛透露,我們在成片出來後所有涉及到建築方面的臺詞,也都進行瞭再次核實。除此之外,劇集中涉及的設計圖紙等也都是專業設計,可能會有瑕疵,但這都是基本的工作。

            如果說劇本創作、圖紙呈現是知識層面,拍攝場景的搭建則是《築夢情緣》中的硬件難。民國時代的建築業表達,自然離不開大量的工地戲拍攝,為此劇方找來瞭專業建築師用毛竹搭建場景區別於現在用手腳架搭建,且足有五六層樓之高。
            不過在高琛看來,這些都不足言說。拍戲就是一個遇到困難、解決困難的過程,不斷循環往復。我們習慣瞭這個過程,最難解決的可能就是比如說上海突然刮臺風需要停工,這是難以控制的,除此之外人力可以解決的都不是難題,我們就是幹這個的。
            相比劇集拍攝中的各種困難,高琛更看重《築夢情緣》帶給當下觀眾的情感共鳴和思考,而這才是這部劇真正想要傳達給觀眾的,諸如上文提及的青年偶像沈其南和傅函君,還有劇中多次聚焦的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裡國人關於中西方文化的最激烈碰撞:

            任何一種文化都是建立在多種文化不斷交流的基礎上,中國的傳統文化用現代的方式表現出來才是最正確的方向。等有一天中國文化失去自己的特色,我們要怎樣去告訴自己的後輩,中國是唯一一個沒有斷代的文明古國。即使時隔百年,傅函君這段話仍然讓人心潮澎湃,或許這才是影視最大的價值。
            回到《築夢情緣》本身,高琛仍然堅持好飯不怕晚大傢認真去看完這個戲,看演員如何塑造角色,看到人物的喜怒哀樂以及在不同階段的變化,這不光是一個劇、一個人,這也是一個成長的階段。我希望看完的時候再交流,這才是一種很平等的狀態,不會斷章取義。